笔趣阁 > 神医带着空间来现代串门儿了 > 第一百零八章 不得寸进
    “小翎,你可别冲动,也许事情不是咱们想的那样儿呢。”封翎对面的女孩子见状,忙对封翎说道。

    封翎咬了咬嘴唇,气道:“不是那样,还能是哪样儿?琳雪,幸亏你跟我说了,要不然,我还不知道这个狐狸精这么快就想法子勾引上了呢。”

    宋琳雪忙说道:“其实我不应该告诉你的,万一这是个误会,那我岂不是好心办了坏事儿?”

    “不可能是误会。”封翎气恨的把杯子在桌子上墩了一下:“你说得对,这么年轻的小丫头,怎么可能是个医术精湛的大夫,哼,我就知道,一定是她在京市的时候就看上云哥哥了,然后就设的局引云哥哥过来的。”

    宋琳雪叹道:“也许咱们都想错了,我也就是无意间听到我哥跟程大哥的电话,事实如何,咱们也不清楚呢。”

    “就算她真的是大夫又如何。”封翎怒道:“哪儿有这么巧的事儿,前脚刚在京市遇见,后脚就在杭市见面了,还是因为程奶奶的病,怎么可能那么巧呢,我看,就是那个狐狸精打探到云哥哥家的情况,故意放得消息,引云哥哥过来的,不再次见面,她怎么勾引啊?”

    “那如果她真的是大夫,咱们也不好说什么的,毕竟要给程奶奶治病的。”宋琳雪叹了口气说道:“要不,小翎,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吧,咱们只当今天没来过杭市,不知道这件事情,可不可以?”

    “不可以。”封翎眉头紧皱,抿着嘴说道:“我一定要让云哥哥知道她的目的不可,我一定要让云哥哥看清这个狐狸精的真面目,她就是借着程奶奶的病,接近云哥哥的。”

    “你可不要冲动啊!”宋琳雪忙劝道。

    “琳雪,这件事情你就别管了,我知道该怎么做。”封翎一脸的怒气,宋琳雪的劝阻,反而让她心里的气更盛了。

    “哎,算了,我劝不动你,反正你别太冲动就是了。”宋琳雪叹了口气,低头喝了口饮料,隐去了嘴角一抹得意的笑意。

    因为要去港市,南木槿便给宋子威发了个消息,说了一下自己的行程和大概回京市的日子。

    紧接着,宋子威的电话就打过来了:“木槿啊,你要去港市?”

    “对。”南木槿说道:“那边有个病人。”

    “嘿嘿,那你帮我一个忙。”宋子威忙说道:“你帮我从港市带个包包回来,我一会儿把包包的牌子和样子发给你,拜托了哦。”

    “行。”南木槿点了头:“你一会儿发给我就是,等我回去的时候带给你。”

    “哈哈,好,那就先谢啦。”宋子威大喜:“等你回来的时候,那边估计也装修得差不多了,你回头定个开张的日子,我帮你吆喝起来。”

    “行。”南木槿笑了笑说道。

    跟宋子威通完了电话,南木槿想了想,便给顾其择去了个电话。

    她知道顾其择之前一直怀疑她的来历和动机,但不管怎么样,他都帮了自己很多忙,更何况,如今两人还在同一个小组里,算是同僚了,顾其择又是刚刚进入古武界,于情于理她都要关心一下。

    “南木槿?”顾其择没想到南木槿会突然给自己打电话,他刚跟顾其茵通完电话,如今心里正对南木槿有些愧疚,想着怎么斟酌给南木槿打电话呢,结果南木槿的电话就来了。

    前些日子,顾其择一直在深山里训练,手机没信号又没法出来,如今他加入了小组,又是在京市,便给顾其茵打了个电话,打算带她出来转转,顺便给顾其茵改善改善伙食。

    可哪知道,顾其茵告诉他,目前没法出来,顾其择便打算去学校里找她,顾其茵没办法,只好将自己目前的情况跟顾其择说了一下,同时也将南木槿救了自己的事情也告诉了顾其择。

    顾其择这才知道了南木槿和顾其茵这段时间都经历了什么,心里后怕的同时,也对南木槿生出了愧疚来。

    “嗯,是我。”南木槿应了一声,想了想,便问道:“你功法修习得怎么样了?”

    “没什么进展。”顾其择皱了皱眉头:“我觉得我丹田里的内力,似乎根本就找不到出口,就是原地踏步的感觉。”

    自从那天见了面之后,顾其择就一直没见过南木槿,这几天,他一直在潜心钻研侯明给他的那本功法,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种不得寸进的感觉,但侯明也跟他说了,修习古武比他以前练的那些格斗术之类的要难得多,毕竟要逐渐打通身体里的奇经八脉,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所以,他只能慢慢的钻研,可这么些天了,丝毫没有什么进展,这甚至让他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适合修习古武。

    “给你们发的资源,你用了吗?”这已经过去了差不多十天了,南木槿以为李韶已经将那些汤药方子发下去了。

    “你是说发的那支野生人参?”顾其择说道:“我用了一半儿,不过,似乎效果不是太明显,也可能是我修习的时间还不长。”

    “只有野生人参?”南木槿一听忙问道。

    “对。”顾其择有些迷惑的问道:“除了这个,还有别的吗?”

    “哦,这个我还不清楚。”南木槿不知道是李韶还没把那汤药方子普及,还是只有针对性的发放,便没有跟顾其择详细说,想了想说道:“等我从港市回来,我去找你,我帮你入门。”

    “你要去港市?”顾其择听了忙问道。

    “那边有个病人。”南木槿想了想又说道:“对了,我还没感谢你呢。”

    “感谢我什么?”顾其择一时有些懵。

    “谢谢你帮我介绍了沈家的这个病人。”南木槿笑道:“通过沈家,我认识了何从山,他是中医药协会的会长,我如今已经加入中医药协会了,哦,对了,我的医馆很快就可以开了,就在京市。”

    顾其择听了,倒是很为南木槿高兴:“恭喜你了,另外,那个……我……”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