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钱的战争 > 第069章 劳碌奔波
    本故事纯属虚构

    想来想去,范玮实在是不愿意失去自己的铁杆伙伴。

    尽管自己现在的能力有限,但是听张弛这么一说,自己还是有帮助他的资本和能力。打不上主力是一码事情,但是在球队里还是有很多有意义的信息值得去关注。如果说这些消息可以帮助到张弛的话,那也不失为一个很好的提议。

    范玮转头向张弛央求:“好吧,我真的是拿你没有办法。谁叫我们俩是从小到大的朋友呢,你等着我的消息吧。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那就是等你把三万的欠债还掉以后,你就不再在去玩外围。好吗?”

    “好,我答应你。”虽然张弛的内心极不愿意离开自己已经上瘾的玩外围,但是他还是来了一个缓兵之计,勉强地答应范玮。

    “这样吧,主教练刚刚走,饭没有吃完,一大桌的菜,你跟我一起回去,把剩下的饭菜解决掉,不然,剩下太多浪费了。走,你也得帮我啊!。”范玮道。

    “行,我的肚子也有点饿了。”张弛心满意足地跟着范玮走向姑姑家的屋子。

    两个人在范姑的家里喝酒聊天,一直到很晚才结束……

    在大河的菜市,明月四年的地摊卖菜的日子即将结束。明月和司徒在那间小屋忙着收拾衣物。他们叫上一辆小面包货车,杂七杂八的东西倒是不少,装了满满一车。

    远在外地的迟肇鸣,躺在宾馆床上,听说明月回家的消息,迟肇鸣告诉明月人在外地,明月有些失望。他告诉正哲,让正哲为她送行。

    他想着在大河已经打工四年的明月,他的心情难以平静。

    电话明月之后,迟肇鸣也给杜鹃打了一个电话。

    短暂的通话之后,就挂掉了。

    杜鹃感到迟肇鸣说话没有精神,问道“感觉你有气无力,是生病了吗?”

    “没有,就是有点不太适应北方的气候。”迟肇鸣回答。

    想着明月两口子即将回家,肇鸣有诸多的不舍。

    明月在大河卖菜的四年的时间里,他这个哥哥对他的妹妹关心甚少。平时的时候因为工作的原因,他也顾不上明月。忙完电视台的事情就接送希宇上学放学。他也没有想一想办法帮一下这个妹妹弄个摊位什么的。

    要不是武正哲在警局帮忙,恐怕连在地摊上卖菜的日子也不得安宁。

    自从武正哲打过招呼后,那些流氓和混混也不敢再到明月的摊位滋事,总算是没有再交任何乱七八糟的费用。

    只可惜的是,这样的日子也不再有了。

    司徒聪上幼儿园的事情,武正哲也帮她托人找好,好在政府积极落实农民工政策,子女上学难的问题得到了较好的解决。

    在两天前,当武正哲通知明月这个消息的时候,明月还着实兴奋了一个晚上。

    可是现在要离开大河了,上幼儿园的事情也就只好推掉。

    “哥,你就和哲哲哥说一声谢谢,关于司徒聪上幼儿园的事情让他费心了。现在因为住处的问题,我要回小河逗留一段时间。以后的日子怎么过,也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明月说话的时候,带着不舍和感伤。

    话音刚落,老远就听见武正哲的大声的吆喝,“要回老家也不和我打一声招呼的吗?你们也太不把我武正哲放在眼里了吧?”

    几个人的目光一下聚集到武正哲的身上,他们感到欣喜无比,本是考虑到武正哲的工作太忙不想惊动武正哲,但是肇鸣不在大河,肇鸣还是把明月将要离开大河的消息告诉给了正哲。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个时间,武正哲会突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前几天朋友告诉我,司徒聪的幼儿园找好了,而且不用赞助费直接入学。可是现在你要回家了,要不把司徒聪放在我的身边,我带他上学怎么样?”武正哲问明月。

    “是啊,但是现在要走了。司徒聪放你这里那怎么行,小孩本来就淘气的不行,你的工作又特别的忙,司徒聪我还是准备把他带回老家上学好了。你就安心办你的案子。争取早日破案,立功升职。”明月笑脸对着哲哲哥哥说话。

    “升职的事情就算了。我呢,做事情从来就不是以升职为目的。当一名警察,就要对得起这身衣服和我头顶的警徽,为民除害是我的天职。”武正哲说罢向在场的几个人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一旁的明月用手挥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道:“哲哲哥哥你就别给我们行如此的大礼了,我们可受不起你的如此大礼!”说罢几个人一起哈哈大笑。

    明月继续搬着一些杂物,武正哲见明月搬的东西沉重,连忙跑过去把明月手上的东西接下来,小心翼翼地放到了小货车上。

    小货车满载一些生活用品,为了国定好东西不至于摇晃掉落,司徒找来一根绳子,武正哲看见司徒要固定物件,正是自己最为擅长的手艺,连忙上前帮忙。

    “你可以放心,我固定的物件你运到老家也不会有一丝的松动。这是我在警校学习到的独门绝艺,一般的震动是不会有任何问题的。”武正哲子对于自己固定物件的手艺颇为自信。

    收拾好所有的东西,小面包司机在不停地催着要出发,但是明月总是感到像失落了什么东西一样,她的面颊挂着一行热泪,眼睛通红,又像是一个没有了家的小女人,杵在原地好久都没有说一句话。

    正哲的心情也很难过,站在原地看着明月一家。

    司徒聪不知道要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拉着明月的衣角,说道:“舅伯没有来给我买哇哈哈。”

    武正哲听完,才突然想到迟肇鸣交待的事情,去给司徒聪买哇哈哈。

    他跑步向街道对面的商店,“给我几打哇哈哈,十打吧。”正哲望着店主。

    店主问道“你是明月的小哥吧?经常听明月说起她在警察局的小哥哲哲。给司徒聪买的吗?免费。”

    正哲回答道:“是的,谢谢您。你就不要那么客气。”

    “都是几年的老街坊了,不要那么客气和见外。明月总是关照我们,有好的新鲜菜的时候,总是往我这里拿,吃了不少呢。哇哈哈就不收钱了,就当我送给司徒聪喝的。”他硬是喊话明月,和马路对面的明月大声打着招呼。

    明月望着对面的店主,听见他在大声地喊着自己的名字,好不激动。她的眼里满是泪水,回答店主道:“我还会回来看您的。”

    “你一定要再回来看我们啊明月。”店主也有些动情。

    明月看再没有什么事情,就对司机说道:“出发吧师傅。”

    小面包车发动,平日里嘈杂的小巷,在这个时候却异常的安静。肇鸣把抱着的司徒聪递给明月,明月上车坐下,看着车下的哲哲不语。

    车缓缓地起步行驶,跟在车后的武正哲子还在向明月一家招手告别,直到那小面包车在小道的尾端转弯消失才念念不舍地离开。

    送走明月,武正哲在一种低落的情绪中走在繁杂的大街上,他要回警局继续完成他没有完成的案子。

    小面包车一路颠簸,车子行驶缓慢,等着这辆车的雇主,电话催促不停。

    师傅看了一眼道:“你看看,催命的来了。”

    “朋友,别带这么急的啊,我开车呢。答应帮你的事情,我一定会帮你办到。我现在堵车呢,大约半小时的时间,我一定出现在你的面前。”师傅说罢挂掉电话。

    “帮忙的事情用得着这样催您的吗?”明月不解。

    “是啊,我的这个朋友,就像我的爹,凡事都让我给他办,办的慢一点他还不高兴。没有办法,谁叫我们是穿开裆裤一起长大的朋友呢!刎颈之交啊,你懂吗”

    “懂,我怎么不懂?就是可以为了对方割脑壳的朋友嘛,是不是啊师傅?”明月一本正经。

    “哎呦喂,我知道明月没有读几年书,想不到明月姐在城里混了几年的时间,这么深奥的成语也懂,佩服,佩服!大河就是一所大学校啊!”师傅感到惊讶不已。一路上司机和明月一家有说有笑,让他们暂时忘记了离别的忧愁。

    其实,在离开大河的前夜,司徒空一家已经商量好他们的打算。司徒空暂时要去舅哥的渔场帮忙。而明月则带着司徒聪回明月的娘家。

    面包车开到县城车站的附近,司徒空收拾自己的行李下车去了渔场。在司徒空下车的那刻,司徒聪不解地问:“爸爸下车干啥?不回老家?”

    “他要去渔场帮忙养鱼,要赚钱,赚钱给我们的司徒聪买好多好多的哇哈哈!”明月告诉司徒聪。

    面包车已经又启动出发,儿子还在从窗户探头向后张望,大声喊着:“爸爸,爸爸,早点回家。”

    此刻的明月,泪水一直在眼里打转。她拍了一下司徒聪道:“过几天我带你去渔场玩,那里有好多好大的鱼,还有王八。”

    司徒聪听完说:“好哇,你要早一点带我去渔场,我要去捉王八。”

    “行,你只要听话,我过几天就带你去渔场。”明月边说边拉着司徒聪的小手拉钩盖章,司徒聪开心的样子甚是可爱。

    司徒空叫到一辆摩的,背着行李,摩的一溜烟地把司徒空带往渔场。 (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