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南伶王妃传 > 第二章 遇面具人 逃跑失败
    “你是哪家的新娘,为何穿着喜服跑出来了?”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瓶子,拉开我的手掌就往伤口处倒疗伤药。

    “我就是一个路过的人,谁知道他们会把我拉去嫁给和尚。”我小声嘀咕,又问他:“你真的确定这里不是云山省?我真有急事,还差最后一篇就完成这个月的稿量了,不然我月底的奖金又没了。”

    撕下衣服替我包扎的瞬间,我挺感激他的,但他的手冰凉不似常人,就算他是鬼,也是我的救命鬼。

    他问:“什么是稿量?”

    “就是新闻,啊,忘了你不知道。”提起裙子走到河边,低头看了一眼刚被包扎好的手,没办法,总不能让一个陌生人用手捧水喂我吧。蹲下身后,我尽量伸长脖子舔食河里的水,大晚上的看不清楚,也不知道水里面的鱼屎多不多。

    这个姿势喝水,突然有点理解主任家的大黄舔水的样子了。

    “喂,你渴了可以跟我讲的,我有水袋。”

    “什么?”

    脑海里晴天霹雳,眼里冒火,差一点眉毛都会被怒火烧掉。可是,刚想对他发火,我又迅速冷静下来了。他没有错,的确是我没有先问,所以我并没有资格冲他发火的,况且他是救命恩人。

    “你一个女孩子家,不管有什么矛盾,回家总比荒野好。”他摸了摸我的头,笑说:“但是今夜之后,不管你选择去哪里,我都支持你。”

    我愣住了。

    剧情的走向是与他相遇、相识,然后在一起吗?可我还没准备好,连他的名字都没问呢。哎呦,虽然穿越的开场真的不好,但是也没关系,现在遇到糖了,有点甜。

    正当我幻想着这个天使般的男子会拯救我脱离苦海时,他冷不丁冒出一句:“啊,时间差不多啦,我得走了。”

    “嗯?”我顿了顿,明知故问:“你一个人走吗?”

    “我是一个人来的呀。”他轻松回答。

    “那那,那我呢?你把我丢在这里喂熊啊?”暴躁脾气一上头,我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上次去郊外采访大白鹅养殖所,讲解员大叔把我落下了,害得我在养殖场被几千只大白鹅伸长脖子追着扭,扭得我身上青一块紫一块。

    自此,最讨厌别人把我落下了。

    见我态度不好,他难为情道:“我正被别人追杀,带上你的话,我会连累你的,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要扔下姑娘你的。”

    “好啦好啦。”我摆摆手大方原谅他好了,“你的武功那么高强,谁会杀得了你呢?”嘴上说原谅,其实心里介意得要命。英雄救美哪有这样结尾的。

    “我......”他还没开口解释,一个扇形飞镖从我眼前飞过,直往他心口撞去。

    他微微侧身,轻松躲过袭击,又想起什么似的,转身匆忙将我拉在他身后。我亲眼看见半空一个人影由远到近,快、准、狠,朝他心口处踹了两脚。他倒地的瞬间还不忘把我推开,否则,我会被他压扁吧。

    本想护我周全,结果有点狼狈,他坐起身干咳了两声,也不知道伤得怎么样。

    从天而降的那个人戴着面具,月光被云层遮挡,只透下残影,我没办法看清那个人的大概模样。在面具人继续进攻时,我拖着笨重的衣服冲上前,打算让他尝尝跆拳道黑带的滋味,再切换几个拳击动作,至少应该可以打到他一下下,我是很有信心的。

    只是,我的信心没有维持到三秒钟,刚冲上去就被面具人扭住胳膊。“疼疼疼!”我拉下脸装可怜,还没施展美人计,面具人一把将我推出去,好在被天使大哥起身接住了。

    “长夜奔袭,辛苦你了。”他面若冰霜,变了个人似的,刚才和我说话挺温柔的,现在的模样反而比面具人还凶。我躲在他身后,试了试被扭的胳膊,还好能动,没事。

    “你自己走还是我驱蛊请你走,你选一个。”面具人开口说话,声音蛮有磁性。

    江湖险恶,我不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仇恨,也不知道谁好谁坏,暂时还是不要出风头比较好。

    “我不是有意出走,这你是知道的。”他肯定的说。

    “我不知道。”面具人冷冷回了一句。

    站在旁边看戏的我想笑又不敢笑。面具人又说:“如果你无二心,怎会独自从南抚跑来西邑的地界?你想干什么?”

    “受故人之托,抢亲。”他面色和悦了许多,捂住心口盘腿而坐,又招手示意我坐下。我一屁股瘫坐在地上,缓缓的调匀呼吸,尽量挨近他乖乖坐好,万一他晕倒,我还是可以扶住他的。

    面具人也在他对面席地而坐,嗤笑道:“你自身难保,还管谁结亲?你抢亲能干嘛?难不成把新娘子带回蛇池吗?”

    蛇?本能的反应让我往后缩了两下。

    “哟,这么看来,抢了一个怕蛇的?”我那小小举动收在面具人的眼里。他们认识,这下我的处境好像比天使大哥更危险了。

    远处的树丛中闪出点点亮光,给此刻安静的树林带来了视觉上的安慰。哈!有光就有希望,总不至于永远处于黑夜的阴霾中。

    他轻呼一口气,说:“她,不是。”

    面具人生疑,打了一个响指,指尖凭空现出火焰,朝我的喜服晃了晃,好奇道:“西邑的人,能在这日子里成婚的只有‘佛亲’,她身着炎火红莲的袈裟,不是她还能是谁?”

    话音刚落,他拉过面具人的火焰手仔细观察那件孽缘袈裟。

    完了,费了大劲儿逃出来的,还没走上人生巅峰,还没过上平稳日子,这下出门真撞见鬼了,不然怎么会落在这两人手里。比起丢进蛇池,还不如让我被黑熊咬死。

    良久,他随手掐灭面具人的火焰,说:“她身上的袈裟确实是山河寺佛亲专属。”

    咽了一口唾液,我开始紧张起来。不会刚出虎口又入狼窝吧。

    “抢亲不是抢新娘,而是和尚。”他轻启朱唇,含笑一语。

    这年头连和尚都那么抢手,原来是我自作多情想多了。面具人想再次接话,恰巧此时,远方的亮光越来越大,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啊,你们看,今晚的萤火虫真大!”我指着前方歪头看了许久,一群人举着火把正往我们这边飞奔而来。

    “真是麻烦!”

    面具人见状,迅速起身揪起天使大哥的衣领,还没说一句再见,他们的身影消失在树林中。莫不是会瞬间移动吗?刚才的火焰怎么做到的?好像比火柴、打火机还方便啊。

    “不礼貌!”我暗自骂了一声,回头时,现场已经被武僧和方氏族人团团围困。

    人群中没有白衣僧人,也许那和尚没有来。我的逃跑应该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困扰,真的对他十分抱歉。但是这个时候,我竟然还厚着脸皮希望他能再次出现,然后爆发他高强的武功,把眼前这群追兵踹倒。时间允许的话,我还能带他一起跑,毕竟一路上多一个保镖也是不错的选择。

    “你们应该不会打我一个弱女子吧?”我弱弱的试问了一句,可惜没人回答我。干咳掩饰不了我的尴尬,好歹我也是见过许多大场面的人,面对陌生人,沟通方面我还是很自信的。

    “我,我说我是迷路的,你们信吗?”我露出牙齿强颜欢笑,眼前的形势不太对头。他们还没讲一句话,我后背被敲了一记闷棍,再后来,我眼冒金星,什么也记不清了。

    讨厌!都是面具怪人拖延时间,否则,就凭我负重十公里的采访经验来看,今儿我能空手逃出二十里地。

    奈何,月黑风高夜,不遇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