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第404章 罗濠驾到!
    不得不说,沃班侯爵这招声东击西玩的很精髓。

    突然用一种看起来就凶猛的巨龙化身,摆出一副要和周防武拼命的样子。

    然后转头就干脆利落的逃跑了,都不带丝毫犹豫的。

    独留周防武一人在领域里尴尬的一批。

    这种底牌用尽却没能留下敌人的感觉,确实有点不太爽。

    不过一想到沃班侯爵是【弑神者】中最年长的,权能也是五花八门层出不穷,留不下他也是情理之中了。

    根据万里谷祐理的黏膜传授知识就知道,沃班侯爵还有不少权能没用呢。

    可能对抗是达不到,但想要逃跑还是没问题的。

    毕竟保命的手段众多,总有一种能用。

    就像这次,周防武也没想到那个老爷子会使用战术,明明看起来霸道无比,不像是个狡猾的人,却没想到会有这种局面。

    【冥界之黑龙】

    沃班侯爵幻化成的巨龙确实很强,不管是防御力还是攻击力都是顶尖级别的。

    但这个权能最厉害的地方是在于【生与死的转化】,强制性将自己转移到生与死的境界,提升咒力使用甚至可以强制性将自己送走。

    而沃班侯爵就是依靠这个特性,才能从周防武的领域中顺利逃脱。

    不过战果是好的。

    而且沃班侯爵逃走给自己带来的声望无疑是巨大的。

    【新王力压老牌强者】!

    明天这个情报绝对会传遍整个世界!

    当然啦,丢人的又不是自己,有什么好怕的。

    相反,还有一些自作聪明的人等着他去惩罚呢!

    一直到确认沃班侯爵真的离开,周防武才解除了【创造神·拉】的显化。

    然后来到从刚才开始就吓的瘫软倒地动弹不得的万里谷祐理身边。

    看着她那惨白没有血色的俏脸,就知道她现在的状态很不好。

    一把将她抱起。

    “诶?!王,王……!”

    “别乱动。没关系,沃班侯爵那个老家伙已经被我打跑了。”

    在她慌乱的表情中,周防武用眼神示意她不要乱动,然后轻声安慰着这个柔弱的媛巫女。

    这场战斗,胜负的关键点就在她的身上。

    多亏有万里谷祐理的知识传授,周防武才能清楚的发现自己的权能完美的克制沃班侯爵。

    说来也确实巧合。

    可能确实是要符合沃班侯爵的气质,他所有的权能都是带有暗系的、超强力的主动性权能,但这天然被带有【创造神】和【太阳神】神格的周防武克制。

    哪怕他有阿波罗的权能也不行。

    毕竟沾染了地母神的神格,以银发巨狼的神兽显现。

    神社已经被摧残的七零八落,房梁倒塌墙壁成灰,周防武好不容易清理出一间还算保存良好的屋子,抱着万里谷祐理前去休息。

    在她想要起身服侍时,周防武强压着她,让她安心休息。

    同时调侃似的说道:“沃班侯爵那个老家伙一来就乱搞破坏,让我连晚饭都没得吃,真是气死我了。”

    “王……!”

    “躺着。现在神社被毁,别说厨房,就连能休息的房间也只剩下这间了。”

    万里谷祐理再次想要起身,却再次被周防武制止。

    轻轻抚摸着她的俏脸,周防武的治愈魔法发动,片刻后柔弱巫女的苍白小脸变的红润,同时也昏睡过去。

    太孱弱了。

    周防武也止不住吐槽。

    明明和沃班侯爵对战的是自己,怎么反倒是你先撑不下去了?

    而正当周防武也想躺下休息的时候,外面突然变的嘈杂起来。

    是沙耶宫馨和萨妮菈回来了。

    “王!王——!!王!!!”

    才回来的两人,看着神社的一片狼藉顿时又急又怒,同时手无举措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只能大声呼唤着周防武,希望能得到回答。

    不得已,在房间里的周防武只好出来。

    “王!”

    看到周防武从侧边的房屋走出来,萨妮菈惊喜的同时顿时松一口气,然后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周防武的面前跪下。

    “王!萨妮菈护驾来迟,请您责罚!”

    护驾……

    自从萨妮菈知道周防武是天朝人后,她总能蹦出来点新词。

    沙耶宫馨也是,赶忙来到周防武的面前跪下。

    “王!您没受伤吧!”

    她也很焦急。

    新王的身份不一般。

    和【剑之王】交好不说,还是那个凶残的【武侠王】的义弟!

    要是周防武有什么意外,保不准那两位【王】前来问罚!

    “嗯,我没事。”

    在沙耶宫馨面前,周防武摆起了王的威仪。

    沃班侯爵的到来很可能与【正史编纂委员会】有关,他当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被欺负了还笑嘻嘻的,不是傻就是缺心眼。

    “刚才,沃班侯爵来了。”

    周防武轻飘飘的说出了出来。

    “什么?!”

    “那位【狼王】?!”

    不管是萨妮菈,还是沙耶宫馨,都是一脸震惊的表情。

    萨妮菈是绝对的友方,沙耶宫馨的表情也不像是作假,至少,脸上没有任何的破绽。

    “嗯,就在你们离开的这段时间……对了,陆鹰化哪里去了?”

    “师叔,我回来了!”

    正当周防武疑惑陆鹰化去哪里的时候,他从外面回来了。

    “师叔,陆鹰化回来晚了,请您责罚!”

    他也单膝跪地,请求责罚。

    “好了,起来吧。”

    跪在面前的人太多,就算不心疼沙耶宫馨等人,周防武还要照顾萨妮菈和陆鹰化。

    “刚才,沃班侯爵来了。”

    周防武再次对站在面前的三人说道:“就在你们离开的时间里,沃班侯爵突然杀了过来,然后如你们所看到的惨烈环境一样,我们两个打了一架。”

    说的轻飘飘地。

    但在场的人都不是瞎子。

    如同被龙卷风袭击的神社,被刮的残垣断壁,再加上后山也没少遭重,足以看出两位弑神者的战斗有多激烈了。

    哦,不对,这种结果可能在【弑神者】眼里真的是小场面。

    那没事了。

    不过他们三人不知道,多亏周防武使用了领域,才能让这个神社幸免于难……也没于难,不过不管怎么说也算是保住了神社的周边,也算是最好的结果了。

    “啊,对了,也如你们所见的那样,这场战斗是我赢了。”

    这句话如深水炸弹一般,让三人无比的震惊!

    那可是最古的弑神者!

    那可是最强的弑神者!

    那可是师父的死敌!

    在句话在三人的脑海中反复盘旋着。

    沃班侯爵是最古、最强的【弑神者】,已经几乎深入人心。

    其实力强大,哪怕罗濠也没有把握获胜。

    人家是宅,但也不会放任死敌在外,否则脾气暴躁的【武侠王】早就打上门了。

    “王!”

    “王!”

    “师叔!”

    三人的脸色各不相同。

    沙耶宫馨是单纯的震惊,而萨妮菈和陆鹰化则是无比的惊喜。

    你要知道,周防武已经和罗濠结拜姐弟,是天然与沃班侯爵对立的。

    而且这次周防武赢了,可想而知会让神秘侧的势力产生多大的变动!

    “所以,我要发布命令!”

    周防武趁着这个机会,一展身为王者的绝对威严,责令陆鹰化和沙耶宫馨。

    “明天!我一定要看到三大家族的人来觐见!否则……他们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不管是开场的下马威,还是沃班侯爵的驱虎吞狼,无不在挑衅周防武,撩拨着他的神经。

    要不是给他们一个深刻到难以忘怀的教训,还真把自己当成个软柿子?

    “是!”X3

    三人都低头应答。

    “师叔,还请让我暂且离开一下,这个消息我想尽快传达给师父。”

    陆鹰化想要将周防武赢了沃班侯爵的消息传达给罗濠。

    毕竟事关自己师父的死敌,再加上周防武是获胜的那一方,也可以让师父有所准备。

    “嗯,去吧。”

    周防武也自无不可。

    本来就是自己赢了,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以他和罗濠的关系这也是应当的。

    “对了,帮我和翠莲姐姐报个平安。”

    自他抵达岛国,还没和罗濠沟通交流过。

    一般情况下打个电话就可以了,但罗濠是古人,讨厌电器,所以……

    “是!陆鹰化一定转达!”

    自动过滤周防武的‘翠莲姐姐’,他和自己的师父汇报时绝对不敢这么说。

    随后他转身离开。

    同时沙耶宫馨和萨妮菈也同时离开。

    这个消息太劲爆了!

    沙耶宫馨必须去做准备,她的内心已经无限向周防武靠拢,而且这片狼藉需要有人打扫,所以她才会主动提出离开。

    至于萨妮菈也是同样的。

    周防武作为他们所侍奉的王,在击败强敌后自然要大肆炫耀、宣扬一番,而且打败的还是那个最古、最强的沃班侯爵,要是不好好宣传一番,再借此机会扩张下地盘,那还真是对不起周防武的战果。

    要不是周防武离欧洲远的话,费尔萨甚至可以去向欧洲的魔术社团讨要赔偿!

    知道想要手下办事,就要让他们吃饱,周防武也没有拦着。

    不到片刻,挤满人的残破神社,眨眼间就又只剩下周防武了。

    其他人也被沙耶宫馨调走了。

    毕竟才一次性损失大量的人才,她也保不准会不会再损失几个人,所以在请示过周防武后就把人调走了。

    摇摇头,周防武返回房间。

    此时的万里谷祐理依然在酣睡当中。

    看着她熟睡香甜的样子,周防武也顿时觉得一阵累乏。

    虽然【弑神者】的身体时刻保持活性充满活力,但才和沃班侯爵进行过激烈的战斗,精力方面消耗了不少。

    看看床,又看看地板。

    周防武想了不到一秒钟就决定睡床。

    开玩笑!

    自己可是【弑神者】,是仅有的7位【王】!

    怎么可能睡地板?

    就这样,周防武和万里谷祐理睡在了一张床上。

    而过了不长时间,当沙耶宫馨、萨妮菈、陆鹰化,三人回来后发现周防武已经入睡,觉得不再好打扰便转身离开。

    但看着和周防武同床共枕的万里谷祐理,三人的心思开始活络起来。

    沙耶宫馨是欣喜。

    才决定与新王拉近关系,就看到自己的属下先一步和王打好了关系,甚至都爬上床了!

    这怎能不让她激动?

    连带着,看着一旁萨妮菈的表情都带上了同情。

    同为女人,她自然能发现萨妮菈潜藏的心思。

    但【王】的心思岂能是别人能随意揣测的?

    这么想她应该是失宠了吧。

    ……

    另一旁的萨妮菈。

    这位圣女更是气的牙根痒痒,指甲都嵌入掌心中了。

    她可是从来都没和周防武这么亲近过!

    最多是捏捏肩、揉揉腿、喂喂饭,还从来没有同床共枕过!

    这还算好的。

    要是她知道万里谷祐理还和自己敬仰的【王】亲吻了,那她不得当场气的爆炸?

    从来后她就发现了,这个媛巫女真的是全方位吊打自己!

    该死的偷腥猫……

    至于陆鹰化,他的表情更是古怪。

    他是被他师父打的有了恐女症,但他又不是一个直男加白痴。

    自家师父对师叔的过度关心,他还是能看出来的。

    那个对任何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是不假辞色的【罗濠教主】,但对相遇不久的周防武那么亲近,而且还要求结为姐弟并声明会罩着新王……

    自己的师父是不是对师叔带有其他感情暂且不提,但周防武和其他女性同床共枕这个事必须上报!

    要不然一旦他师父知道,全身的骨头是否能保住都是个疑问。

    就这样,三人相视一眼,又不约而同的转身离开。

    各自去传递情报。

    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三次了。

    ……

    …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周防武就睁开了双眼。

    但与此同时,他觉得手臂有些酸麻,胸前还有点沉重的感觉。

    低头一看,却发现万里谷祐理枕在自己的臂弯,小脸贴在自己的胸膛,喷吐出的鼻息带着一股香甜,直冲周防武的鼻腔。

    有种心旷神怡的享受。

    “哎呀……这可难办了啊。”

    周防武故作苦恼。

    “是吗?但我看愚弟好像很享受的样子。”

    “……啊咧?”

    明明是自己的自问自答,为什么突然有人搭话?

    转头看起,有一个古装美人整在自己的床头,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

    那熟悉的黑丝+旗袍,那熟悉的粉色羽衣+包子头,还有那熟悉的美丽容颜。

    “翠莲……姐姐?!”

    周防武瞬间清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