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元芳? > 第一百八十三章 魏进忠有一把魔剑
    左舟一个人坐在自己的房间里,他的心情没什么起伏,看看窗外,这是他第一次在帝都看月亮。

    跟狄仁杰的谈话不过是交流一些情报,而之所以狄仁杰的兴致不高,则与楚楚有关。

    是的,因为那个孩子!

    秦皇不允许萧驸马抚养楚楚,这让很多大臣不满,必须承认,大秦的臣子都很猛,毕竟如今的大秦算是盛世。臣子们知道那些算命人有本事,但他们不认为一个连自己死亡都算不明白的家伙能够断言什么天弃之人。

    更何况,这云楚楚是忠良之后,魏进忠做的孽不能怪罪在一个女娃娃的身上,这简直太无能了,是臣子们所不能够忍受的。

    只可惜,在这件事上,秦皇乾纲独断了,任凭臣子们怎么劝说都没有能改变秦皇的想法。

    毕竟要收养楚楚的是萧驸马,也算是皇家的私事。或者大臣们可以用国家皇室声誉等理由阻止皇室收养楚楚,但却没有理由阻止皇室不收养。

    当然,也仅此而已,秦皇并没有处理楚楚的意思,他只是不让皇室收养,至于楚楚之后的归宿他并不管。也就是说,左舟从这一刻开始,就是楚楚的监护人了!

    呵呵,我竟然当爸爸了?

    左舟可没有任何推脱责任的意思,这种感觉还挺清奇的,短短一月的时间,他有了妹妹,有了女儿,可能不过不了几天还有老婆!

    不过新鲜感一过考虑到之后的负担,左舟心里就有些无奈,以至于他都没有心情去处理展十七的事情了。

    对,左舟馋了,他觉得白天的时候展十七独自上门已经算是最深情的告白了,他必须给予回应。再加上祝玉妍不明意义的神助攻,左舟有九成的把握,只要他想,现在出去就能够将展十七抱进屋里。

    只可惜,当得知魏进忠畏罪潜逃的时候,这事就没有办法付诸实践了,因为……他等的人应该快到了。

    咚咚!

    “进来吧!”

    哐!

    “你既然敲门了,干吗还从窗户跳进来?”

    左舟看着缓缓站起的何燃吐槽,之前与何燃分别时,他就说过会通过叶绽青的关系卧底进青龙会,如今魏进忠突然间畏罪潜逃,那毫无疑问,何燃必然会来告诉他相关的重要情报。

    “其实你不用那么着急的,被魏进忠发现了怎么办?”左舟伸手将窗户关上。

    何燃自顾自将桌上的茶水倒了一杯,“没关系,知道情报的是叶绽青,所以即使情报泄露了也不会算在时刻不离魏进忠的叶绽青头上。”

    左舟恍然,“也对,瞧你这讨人厌的样子,估计也没有谁会想到叶绽青能看上你!”

    “我凭的是实力!”

    “……咱就不提这事了,说说吧,到底那个魏进忠什么毛病?”左舟很果断的转移话题,毕竟你不能跟一个核爆小子讨论输出的问题。

    何燃有些古怪的看着他,“那个司空摘星应该已经将情报传出去了吧,难道狄仁杰没有告诉你?”

    左舟:“……”欲哭无泪,亲娘嘞,你果然影响到我的仕途了!

    何燃看着左舟那躲在墙角画圈圈的郁闷样,乐道:“好了,我告诉你就是。”

    “哼,他不告诉我,老子还不参与了呢!你说!”左舟很有志气的一口干掉杯中茶水。

    何燃缓缓问道:“你可听说过天怒心法?”

    左舟脑海中闪过一个霸气到天雷都打不死的老太监形象,“呃,你详细说说。”

    “天怒心法是当初的秦国战神白起所创,所谓‘天怒’就是字面的意思,功法核心就四个字……”

    “逆天而行?”

    “不是,是冲撞天意!”

    “什么意思?”

    何燃神情严肃,“天怒心法真的是一种思路奇葩的功法,在功法前中后期其实都看不出来什么,主要就是强身健体打熬筋骨罢了。可最后一步却能让这功法直升地榜绝学之列!”

    何燃感叹道:“这最后一步就是凝聚庞大的恶意冲撞上天,而天意被冲撞自然会降下惩罚,然后习练者利用特殊的方法将这惩罚化为己用,强化自己!保守估计,这一套下来,至少也能踏入地榜!”

    左舟眨眨眼很神奇的,他竟然并没有太过惊讶,好吧,不就是强行渡劫,然后利用劫雷淬炼身体嘛,这个套路都已经被仙侠小说用烂了。

    “所以……这个魏进忠,是真的没有任何阴谋,只是想着莽一波?”

    “目前看来应该就是如此,我看他似乎对于练成天怒心法非常有信心,估计用不了多久吧。呃,你怎么看起来不太惊讶?”何燃一脸古怪的看着他,天雷唉!淬炼己身唉!这难道不值得震惊吗?

    “哦,我好惊讶啊!”

    “……”

    何燃有点不想跟这个敷衍的家伙说话了,但还是有点担心楚楚,“我听说秦皇不愿意让萧驸马抚养楚楚……”

    左舟摊手,“是这样,老实讲,我还没有当面见过秦皇,不知道具体因为什么。在我的印象中,秦皇不像是会听那些算命之言的性格,毕竟他要是真在乎这些,也不会放养钦天监了。”

    “那楚楚……”

    “放心吧,我跟这孩子蛮有缘分的,她以后随我姓!”

    何燃嫌弃,“左楚楚不太好听啊!”

    左舟没好气的呵呵,“叫李楚楚也行。”

    何燃好笑,“我是为你好,如果你收养楚楚就跟她彻底绑定了,你以后怕是会倒霉。所以,还不如就让她叫原来的名字,你只要实际抚养她就好了。”

    左舟无所谓,“怎么样都行啊,对了,那个天怒心法,是怎么个练法?”

    何燃有点诧异的看着他,“你想练?”

    “在考虑。”

    何燃想了想倒也没劝什么,只是如实说道:“想要凝聚出足以冲撞天道的恶意不是那么简单的,至少单纯靠个人的力量不容易做到。传说当年的白起铸造了一柄凶剑,以天怒为名,征战天下时杀人无数,滔天的杀气与煞气凝聚在一起达到了标准,之后又取天雷淬炼己身,最后才天怒心法大成。”

    左舟恍然,怪不得当初娃娃的记忆中有魏进忠手持魔兵的画面,“所以魏进忠是得到了天怒剑?”

    何燃摇摇头,“当年白起练成神功之后,觉得天怒剑太过凶邪,留之会祸乱天下,所以一拳将天怒剑给砸碎了!”

    噗!

    左舟一口茶水喷出来,幸好何燃凌波微步很强,一阵乱晃将茶水都避让了过去。

    左舟轻咳几声,惊奇道:“白起这么猛的啊!好吧,那既然没有了天怒剑,这魏进忠到底从哪里又弄过来一把魔兵?”

    何燃用袖子擦了擦椅子,重新坐下,“大秦铁骑征战天下的时候,曾经有一次仅仅半年时间就扫平了近百个小国,而且在这段时间中大秦铁骑的损失甚至都不到百人。不过就在打算继续征战的时候却遇到了顽强抵抗,一个叫做姜国的国家皇子,联合附近诸多小国形成联军,生生阻住了大军的攻势。”

    “姜国皇子?嘶,怎么好像在哪听说过,你继续说。”左舟感觉后背有点冷。

    “那姜国皇子名为龙阳,文韬武略无一不通,本身天赋也极好,双十年华就已经踏入人榜,就算是大将军王翦想要拿下他也至少需要在三百招之后。”

    “……”左舟咽了口唾沫,讪笑接道:“三百招才能拿下,那应该比雄霸厉害了。”

    何燃古怪的看着他,为什么要用雄霸做计量单位呢?好吧,这不重要,“那龙阳很厉害,但有时候决定战争胜利的因素不只发生在战场上。王翦派遣密探暗中联络其它小国,承诺那些小国皇室荣华富贵,至此,诸多小国相继归降。没有了足够的兵力,龙阳就是再强也没法做到以一敌万,不得不退回姜国皇城。”

    何燃喝了口水继续说:“据说当时大将军王翦认为龙阳是个人才,非常欣赏他,因此许诺了比那些小国更加优越的条件。传闻那个龙阳好像已经态度有些松动了,可姜国的国王和王后却是两个死心眼,他们受不了这个侮辱,大秦铁骑都打到城下了还想着力挽狂澜。”

    “然后呢?铸造了魔剑?”

    “唉?你咋知道的?”

    “猜的,你继续说。”

    “哦。”何燃顿了一下继续道:“那国王与王后已经有点癫狂了,也不知道从哪得来的方法,竟然想要铸造一柄魔剑,然后让龙阳运使力挽狂澜。为此不惜将自己的女儿姜国公主扔进了炼剑炉中祭剑!”

    “禽兽!”左舟撇嘴,嗯,这个剧情对味了。

    何燃赞同的点头,又道:“其实也能够想明白,一柄神兵无论是魔剑还是妖刀总归是需要有器魂的。而跟剑魂交流是个技术活,需要不断的磨时间。姜国国王子嗣众多,之所以让姜国公主祭剑,无非是因为龙阳与其关系最好,那公主自然就成为了魔剑剑魂的最佳人选,当龙阳持有的时候,属于兄妹的血脉连接就省略了沟通剑魂的步骤,可以说拿了就能用。”

    “然后呢?被王翦打败了?”

    何燃摇摇头,“谁也没有想到,龙阳跟妹妹的感情如此深厚,知道妹妹被祭剑之后痛心疾首,当着王翦的面自杀抹了脖子。王翦当时惋惜不已,便将怒火发在了那国王与王后身上,命人将他们五马分尸了事。”

    左舟撇撇嘴又问:“那之后呢?魔剑怎么到了魏进忠的手里?”

    “王翦当时怒火高炙,只顾着对付国王和王后了,没想起魔剑的事,等想起来的时候魔剑早已经被军中暗藏的密探带走交给了魏进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