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末之并州匪政 > 第一百零六章人必自重而后人重之
    天色入夜,月朗星稀。

    一队队肃杀的士卒列阵于冰面,仿佛沉默的雕像。无数百姓裹着衣衾躺在岸边。大河两岸陷入一片寂静。

    然而陆续响起的野蛮、粗暴的叫骂声,打碎了这片宁静。

    声音传来的方向,次第举起无数支火把。

    冰面上所有人目光都投向了火把之处,在火光下是无数被冻至一脸铁青的瘦削百姓,人数多达上万人。

    张瑞扶着利剑,试图站起身来。但腿脚却被冻僵,身形一个踉跄。

    一旁的赵云连忙扶了张瑞一把,张瑞惋惜的说道:“刚才应该听子龙之言,起来活动活动腿脚。”

    赵云安慰道:“此时亦犹时未晚。”

    被赵云扶着站稳了身形,张瑞望向南方。

    只见南岸又有上万衣衫单薄的百姓被西凉军以刀剑驱赶至岸边。

    在百姓身后,是数千全副武装,披甲持盾的西凉军士卒。

    郭汜也是下了狠心,亲自披甲在军中督阵,不破冰层誓不撤军。

    张瑞遥遥看到郭汜大纛,便朝郭汜喊道:“郭汜,汝如此残害百姓,便不怕被天诛?”

    郭汜推开亲卫,走到阵前,一脸凶狠蛮横,对着张瑞喊道:“张贼!这都是被汝所逼!”

    随即郭汜又对前方上万被冻僵的百姓吼道:“都看向前方!汝等今日要在这冰天雪地里凿冰,就是拜眼前之人所赐!是他提兵十万南下,才害的汝等不得不凿冰备敌。”

    无数百姓一脸麻木的望向张瑞,眼里有恨意,也有绝望。

    张瑞眼中杀意滔天,死死盯着郭汜,喊道:“狗贼,汝最好日夜祈祷!祈祷这大河能拦孤百年。否则,待孤渡过大河,让汝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郭汜拔出刀,一刀捅死眼前一名百姓,说道:“张贼,汝继续猖狂!某今日就在这里大开杀戒,看汝能奈我何?汝不是号称仁义吗?汝不是最厌恶诸侯屠杀百姓?某今日就当汝面屠杀!来人,杀一千个贱民给骠骑将军助助兴!”

    数百名西凉军举起刀剑就要屠戮。

    张瑞立即向前,负手立在冰层边缘,盯着所有西凉军士卒,冷冷的呵斥道:“孤今日就站在这里,看看汝等谁敢屠戮!今日举刀者不赦,尽诛九族!”

    正准备屠戮的西凉军士卒脚步纷纷一顿,两位将军的恩怨,可没必要牵扯到自己一群小卒身上。

    大家打仗不过为了升官发财而已。骠骑将军跟自己又没有多大恩怨,将来即便战败,大不了投降。骠骑将军不杀俘虏,所有人性命都安然无忧。

    可今天要是举起了屠刀,就等于跟骠骑将军不死不休了。将来战败,其他人能够卸甲归田,自己却得不到赦免,要被诛九族。

    出头的椽子先烂,这种危险的事情还是交给别人吧。

    但一军之中总有死忠之人,数十名西凉军士卒完全不顾张瑞威胁,举着刀剑冲进人群中大肆屠戮。

    郭汜猖狂的大笑,向张瑞嘲讽道:“来啊!来啊!继续威胁!看看到底汝之唇舌,能否利过某之刀剑。”

    张瑞负手站在全军阵前,冷冷的盯着郭汜,杀意凛然。

    谁也没想到,意外竟然发生在百姓中间。

    白日里被张瑞救下那数千百姓中,居然有人不惧刀兵,扔下衣衾站起身,对西凉军阵前被胁迫的百姓大喊道:“西凉军残暴成性,从董卓进京开始,我等河南乡党死伤何止百万?汝等不自救,难道还希望西凉军能够大发善心,饶过汝等?“

    郭汜大怒,吼道:“来人,射死他!”

    几名持弓士卒立即向前,混到百姓人堆里,弯弓射箭对准了岸边振臂高呼的百姓。

    西凉军久经战阵,武艺精通,寥寥几箭就射中了这位振臂高呼的百姓。

    但西凉军猖獗的笑容还未维持多久,士兵们得意洋洋的举着弓箭返回郭汜面前邀功时,河岸边又一名百姓站了起来,扔下了厚实的衣衾。

    此时大河两岸,所有人都能看到他的身形容貌。

    这名百姓赤着脚,十根脚趾已经冻掉泰半,剩下的也都已经糜烂轻肿。全身僵硬青紫,惨不忍睹。

    其人站起来歇斯底里的大吼:“西凉军杀吾等父母,吾等忍了!”

    “西凉军将吾等妻女推进屋内奸淫,吾等忍了!”

    “西凉军将吾等襁褓中孩子活烹为食,吾等忍了!”

    “西凉军以刀剑逼着吾等送死,吾等还是忍了!”

    “吾等还要忍到什么时候?”

    “如果汝等不愿走在前面,请汝等跟紧队伍;”

    “如果汝等不愿跟着队伍反抗,请汝等为吾等默默喝彩;”

    “如果汝等不愿喝彩,就趴下在一旁围观!”

    “如果这些都做不到,那亦请汝等闭上眼睛,坐下来享受吾等为汝等拼搏来的一片安宁晴空。这是……”

    “杀了他!射死他!射死他!”郭汜歇斯底里的大吼。

    百姓身中数箭,口吐鲜血却依旧不肯倒下,大吼道:“这是吾等之安宁,亦是汝等之平安!吾等所争取之希望,亦是汝等之阳光!”

    无数人泪流满面,河边顿时又站起上百名百姓,对着西凉军阵前的百姓大吼道:“够了!汝等难道还要为虎作伥?以身体庇护身后那群畜生?趴下!让吾等射死这群人形禽兽!”

    “趴下!”

    “趴下!”

    “射死他们!”郭汜暴跳如雷的大吼!

    “射死他们!”无数西凉军惊恐的大叫。

    一时间百姓愤怒的呐喊与西凉军惊恐的怒吼,交杂在一起,响彻黄河两岸。

    被西凉军推出来作人盾的上万百姓泪流满面,有人不顾一切的向后冲击,扑倒一名毫无防备的西凉军,疯狂在其身上撕咬。

    有人不顾一切的向河岸方向逃窜,大部分人则就地一趴,卧倒在冰冷的地面上。

    郭汜面色惨白,惊恐的望向对岸,火把照耀下,其眼中倒映出一个恐怖无比的画面。

    张瑞热泪盈眶,右臂握拳,振奋高举。

    在其身后,上百名士卒掀起了弩车上蒙着的牛皮,露出数十架并排列阵的弩车。一名名士卒抬着寒光凛凛的弩枪架到了驽车上。

    一排排将士端平了神臂弓,密集的箭头在火把下闪烁如寒星,连成一条绵延的星河。

    右臂猛然下挥。

    方阵中整齐的军令响起:“放箭!”

    下一刻,万箭齐发,箭如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