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资本江湖的最后一个大佬 > 第744章 靴子落地,抉择
    “萧董,我能不慌吗?我还接到了一个重要情报,老美那边准备加大针对国内通信巨头的打击力度,我们有可能会被限制给那两家通信巨头代工芯片,甚至......甚至以后还会波及到时代通信。”

    魏建军来找萧白,主要还不是因为设备延迟交货的事情,而是公司有可能会失去大量的订单。

    时代通信就不必说了,那是时代系自己的企业,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企业没有芯片可用。

    其他的国内通信巨头,在重构供应链之后,也成为了公司的重要客户,订单数的比重可不小,一旦失去将会对公司产生很不利的影响。

    “老魏,你这边早就被别人盯上了,早晚都得有这么一回。我的意思,你能拖就尽量拖一段时间,实在拖不了了,就干脆亮明自己的态度,对方爱怎么打压就随便他们。”

    萧白给魏建军梳理了一下,有没有限制代工这件事,时代IC制造都是人家的眼中钉肉中刺,迟早会重点打击的。

    现在的路只有两条,接受对方的限制要求,或者不接受。

    接受了,将会失去自主经营权,而且还会失去最重要的几个客户。不接受,将会迎来狂风暴雨式的打击。

    首先,时代IC制造股份有限公司将会止步于14nm这个节点。

    魏建军这边倒是可以拿出来杀手锏,运用双重曝光技术,将先进制程推进到10nm\\7nm节点。

    不过7nm也就到头了,因为制程再往下推进就要用到EUV光刻机,老美是决不允许卖给国内公司的。

    听完萧白的分析,魏建军久久不语。

    过了好长时间,他才说道:“萧董,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把我们树立成了标靶?”

    “没错!虽然不是刻意的,但从一开始你们就是人家第一波打击的对象,谁让你们在国内同行当中的技术水平最高?树大招风,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萧白没有回避这个问题,而是实话实说。

    “我就知道,公司的发展不会是一帆风顺的。说真的,公司这么些年一直都挺顺利,要不是人为的干扰,T电我都不放在眼里。

    萧董,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没啥好说的,干就完了。我才不会答应对方的无理要求呢,这一个难关我们迟早要去闯。”

    魏建军思前想后,选择了最艰难的一条的路。但这条路迟早得走,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不接受老美的无理要求,也就意味着公司将会面临供应链的困境。

    “嗯,你的选择是对的。浦东微电子那边,最近取得了很大的进展,40nm\\45nm光刻机很快就要出来了,28nm光刻机还会远吗?

    所以,你们的28nm光刻设备甚至14nm光刻设备,供应问题都不大,很快就会得到解决。”

    萧白说得很清楚,只要浦东微电子的40nm\\45nm光刻机投产,阿斯麦就会放开28nm光刻机的供应。

    14nm光刻设备的供应或许会出现波折,但最终还是会到手的。

    萧白没有提EUV光刻机,魏建军也没有提。几年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到了那时,唯有自力更生才能解决根本问题。

    “那行,我回去之后马上启动应急计划。我现有的先进制程产能将会优先供应时代通信和国内的其他通信巨头,产能缺口我就没办法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流向T电等企业。”

    魏建军黯然长叹,不过很快就收拾好心情,和萧白大致探讨了一下接下来的经营调整。

    下午。

    萧白召集时代系的部分高层开会,徐长青、祁越峰、李东、魏建军、尤文森等人都参加了会议。

    “祁总,你这边要当心了。虽然老美的目标是国内两大通信巨头,但由于你给他们供应了关键的零部件,同样会受到牵连。”

    这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情。

    萧白的话引起了大家的共鸣。

    “萧董,我这边已经做好了准备。别得我都不担心,主要是芯片的生产,只要魏总他们能扛得住,我就能咬牙坚持住。”

    现在所有的问题症结都集中到IC制造这一块。

    包括国内的两大通信巨头,也包括时代通信,无论他们在各自的领域内有多牛,他们都绕不开芯片生产这个关键点。

    系统芯片、射频芯片、基带芯片......甚至是电源管理芯片,他们要么是对外采购,要么是自己设计然后找企业代工。总之一句话,没有IC生产能力是一个硬伤。

    因此,时代IC制造很关键。

    “我说两句吧,之前萧董已经和我谈过。我们公司决定不理睬老美的限制措施,继续为国内有需求的客户代工。这其中就包括祁总的时代通信,也包括国内的两大通信巨头。”

    魏建军随即接过了话头,表了态。他的意思很清晰,那就是不理会老M的无理要求。

    他说完,大家都没有吱声。

    在座的都是时代系最顶尖的那一批人,魏建军的选择会有什么后果,没人比他们更清楚。

    “我和老魏说过,无论是他怎么选,到最后一定会成为别人严厉打击的目标。与其等到那一天,还不如现在主动掀桌子呢。

    李总,你这边和京城公司先不要动,暂时撇清和这几家公司的关系。我想,各种打击暂时不会落到你们的头上。”

    萧白是让集团公司和京城公司暂时隐藏一段时间,有时代IC制造股份有限公司吸引火力,他们短时间内不会受到关注,可以趁此机会扩充产能,并加强在各自领域内的技术优势。

    “我这边没啥问题。”

    李东笑着点了点头,集团公司制造的IC产品品类繁多,制程工艺要求不高,还真不怕有人卡脖子。

    “小楼那边我会给他打电话,不过这些事情我们早就探讨过多次,他应该知道怎么处理。大家还有别的问题吗?没有的话就散会。”

    会议进行到现在,该讨论的问题都已经讨论了。

    萧白看看表,时间早就过了下班时间。见大家没有新的问题,他就随及宣布散会。

    一群人一起出去吃了一顿饭,萧白才回到了家中。

    翌日。

    萧白给魏小楼打了电话,和对方聊了聊昨天开会的一些情况,让对方按照之前的计划行事。

    魏小楼心领神会,两人聊了几句就结束了通话。

    随后的一段日子,魏小楼和李东都在积极的扩充产能。两方各自兴建的IC生产线都开足马力建设,设备订购倒很顺利。

    同时,所有人都在等着鞋子落地。

    周末。

    萧白再次和廖红星在香江见了面。

    这一次会面的地点在一家私人会所,聚会的人员还有林家栋和张祎霖,加上萧白和廖红星,刚好能凑一桌麻将。

    “萧董,在林总和张董的帮助下,我这边顺利完成了企业债的发行,资金状况有了很大的改善。

    目前的库存也充实了许多,在对方切断供应链的情况下,我们大概能维持24个月到30个月的正常经营。”

    廖红星首先对林家栋和张祎霖表示了感谢,然后亮出了底牌。

    “廖总,我们在关键零部上会持续给你们供货的,这一点你尽管放心。我估计,你们接下来除了供应链之外,在销售上也将遇到极大的困难,你要做好准备。”

    萧白再次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并同时提醒了对方一句。

    “我明白,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廖红星向萧白点头致意,他现在的命运已经和时代系紧紧地绑在了一起,时代系可谓是他最后的希望。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萧董,廖总,我觉得你们肯定能渡过难关的。来,大家一起喝一个。”

    林家栋其实很佩服萧白和廖红星的心态,不是谁都有面对超级大国打击的勇气的。

    有勇气又能活下去,就是一个奇迹。

    几人随即推杯换盏,不再谈论这个沉重的话题。

    但该来的总会来,萧白等人还没有离开酒桌,各方面的消息就蜂拥而至。

    北美当地时间上午,老美宣布将廖红星的公司列入黑名单。

    禁止廖红星公司的产品进入北美,禁止北美的公司、研发机构和廖红星进行任何形式的合作。

    同时宣布,将在世界范围内积极切断廖红星的供应链。

    “不是说下个月才会宣布这个限制令吗?萧董,林总,张董,不好意思,我需要先走一步,等回头咱们再找机会聚会吧。”

    廖红星起身离去,虽然有些事是意料之中的,但他也得及时应对。

    “萧董,廖总接下来的日子不好过,你这边也不会风平浪静的。除非,你们切断和廖总的一切业务往来。”

    林家栋实际上并不赞同萧白的做法,真有必要和廖红星同进退吗?毕竟以前双方也没有太深入的合作,如今寻求自保也无可厚非。

    萧白轻轻的摇了摇头,也没有多做解释。

    站在他的立场上,其实时代系的核心产业与国内的很多企业都息息相关。没有这些企业,时代系也就没有了存在的意义。

    自保?那就是取死之道。

    “林总,张董,咱们今天就到这儿吧。”

    廖红星走了之后,萧白几人又坐了不到一个小时,就一起离开了会所。

    翌日。

    萧白一大早就返回了深城。

    廖红星的遭遇正在发酵,首先体现在对方公司股价的大跌,连带时代系旗下的多家上市公司的股价也出现了大幅波动。

    “萧董,实际上国内通信业、半导体行业的股票都跌了,可能投资者认为这是一个重大利空吧。”

    尤文森来找萧白,一脸的无奈。

    “股价的短期波动倒不要紧,关键还要看大家的应对。尤总,公司这边事情你多操点心,我准备尽快飞赴魔都。”

    萧白决定去魔都稳定人心,虽然魏建军一直都做的很不错,但在这个特殊时期,最好还是萧白自己去那边坐镇。

    “好的,萧董。”

    尤文森满口答应,公司的事情他会处理好的。

    午饭过后,萧白就带着佟晚晴等人到了机场。由于是临时决定的行程,一行人在机场等了挺长时间,公务机才被允许起飞。

    等萧白回到东方花园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

    “老魏,我刚进家门,晚上你就不用过来了,明天早上我会去你那边,等到时候见了再说。”

    萧白进屋之后就给魏建军打了电话。

    他觉得魏建军现在肯定很忙,没必要这么晚还把对方叫过来。

    “别啊,我已经订好了包间,正等着和你共进晚餐呢。”

    魏建军知道萧白要来,不过他今天是真的走不开,所以也没去机场接机。

    他打算晚上和萧白一起吃饭,吃饭的时候顺便聊一聊。

    萧白见对方的态度的很坚决,也就不再推辞。问清楚了地点,他随即出门赶了过去。

    “老魏,咱们之前已经做了详细的应对方案,你按照方案执行就行。明天你让公司董事会发一个公告,表明自己的立场,拖是拖不下去了,及早亮明立场吧。”

    萧白来到了包间,和魏建军边吃边聊。

    现在的情形是到了必须站队的时候,不可能一直沉默,那就不如早早表态。

    魏建军也不含糊,当即说道:“你说得对!现在表态还能增强我们的气势,反正也拖不了多久的。”

    “措辞主意一点,咱们不需要哗众取宠,只需要用平实的语言表明态度即可。”

    萧白认为不需要贩卖情怀,时代IC制造股份有限公司毕竟不是直接面对消费者,多说无益。

    “嗯,我明白。”

    魏建军的心情明显不是太好,两人填饱了肚子,商量了一下关于发布公告的事情,就各自散去。

    第二天。

    萧白先去了一趟金融大厦,让佟晚晴将一些评估资料拿过来,他仔细的翻看了一遍。

    随后,他才去了时代IC制造股份有限公司。

    魏建军一大早就以公司的名义发布了公告。

    公告的中心意思就是不接受某国的无理要求,公司后续的应对会按照国内的法律法规进行。在国内有关部门没有明令禁止向廖红星公司供应产品的情况下,将继续维持现状。

    鉴于此次事件会对公司造成不确定的影响,敬请广大投资者注意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