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永恒昼尽 > 第十九章 考核准备
    能够被二皇子看重并邀请到皇城来,显然段屏继承了不少的先祖血脉力量。

    “段屏,看来你的天赋也不弱呢,继承了血脉之力。”孙平看着段屏笑了笑说道。

    “继承了多少的血脉之力并不能直接看出来,而是需要看修炼的天赋以及能够展露的血脉武魂强度,不过这种血脉武魂,还能够随着实力的强大而不断增强,如今的我,能够释放的血脉武魂还太弱了,和二皇子殿下相差太远,而且,更恐怖的还不是二皇子,在我们这一辈,出现了一个妖孽天才,天赋之高几百年未见,被誉为段家千年来最强大的天才,也是这千年来继承最多血脉之力的人。”

    孙平认真的听着,在段屏的口中,二皇子就已经极为出众了,但似乎,还有一个妖孽。

    “这人就是花开国的太子,段栀,未来注定要统御花开国的人,他不仅被称为段家百年来最妖孽的天才,即便放在花开国,他的天赋也无人能及,排在五大公子的首位,从来没有人能够撼动,无比强大,二皇子虽然也是五大公子之一,但和太子,依旧有很大的差距。”

    “段栀,虽天纵奇才,却冷血无道,顺者昌、逆者亡,杀人无数,双手被血染红,据说,在他的实力初成之后,就挑战教导他的老师,他的老师战败,便直接被他杀了,在他看来,败给他的人,没有资格再当他的老师,该死;因此,痛恨他的无数,但却没有人敢忤逆他、对抗他,谁忤逆他,就得死,太子无道,狂妄无边。”

    杀自己的老师,段栀,好毒辣。

    “若是太子天纵奇才,其他人庸碌一点还好,但偏偏,二皇子也惊采绝艳,年纪比太子小几岁,也踏入五大公子行列,而且二皇子为人谦逊,非常得人心。”

    孙平微微点头,似乎明白了许多事情,既生瑜、何生亮,大概便是指这种情况吧。

    而王老所说过的他们不合,定然就是指大皇子和二皇子了。

    果然,段屏接下来就又道:“大皇子虽天纵奇才,无人敢忤逆他,但二皇子也不甘堕落,背后动作不断,据说,两人矛盾已深,当然具体如何,我也不是很清楚,毕竟这些我也是听我父亲在世的时候和我说的。”

    “原来如此。”孙平点了点头:“那么王伯他污蔑我,说我故意接近你,施恩于你,然后好将你拉拢到太子的势力?”

    “恩,正是这样。”段屏点头道。侯门深似海,皇宫那重重帷幕之后更是如此,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段屏被迁入其中,不过只是因为二皇子的一纸调令,让他前往麒麟书院。

    但当段屏几次遇险的时候,二皇子却连一丝的痕迹都没有露出,没有任何他的人出面过。

    “那二皇子,心机很深,你要小心。”孙平提醒说道。

    “呵呵,没有人敢在明面上忤逆太子的意思,即便是二皇子也不行,因此,太子的手下敢明目张胆的来刺杀,只是换了个身份,但二皇子的人却不敢出现,因为像我这种人还有很多,不值得为了我而和大皇子起冲突。”段屏嘴角泛着苦笑,这就是他们的悲哀。

    “也许,大皇子和二皇子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只是他们的手下再代他们办事而已。”

    孙平依旧点头,有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些惊讶的看了段屏一眼,以段屏的年龄能看到这么远,难能可贵,坐在那帷幕之后,太子和二皇子的确不需要事事亲为,他们身后庞大的团体,自会不断的运行。

    皇城,浩瀚宏伟,外围全部被封死,只有下一扇通往皇城之中的主门。

    这扇城门极为宽阔,由青铜所铸,高达几十米,在城门之上,一行行威武的铁甲军士手持长枪,守护在那。而在皇城之外,则是一条长河,将皇城围绕,只留下一座宽阔的石桥,和城门相对,跨过这石桥,便是城门,能够从城门中踏入皇城。

    不过此刻的城门,却是紧闭着的,唯有在每日特定的几个时辰内,城门才会开启,放行人通行,进入皇城。但行人对此却并无多大意见,因为在城门之外,还有一座小城,楼台阁宇、建筑林立,面积之大足以容纳千百万人口活跃,这便是有名的皇城外城。

    此时,一辆马车便来到了这皇城外城,孙平驾着马车,看着两边的商铺酒楼,好不热闹,仅仅是这外城的繁华胜景,就要超越南今城太多。

    “这里好多人。”陈生并未坐在帘幕之后,而是坐在马车的木檐之处,看着外面往来的人群。

    “这里是皇城的外城,人自然多。”孙平笑了笑道,一路行来,他自然也清楚,之所以花开国各地的人群汇聚于皇城,可不仅仅是因为想要千里迢迢来瞻仰一下皇城的雄伟,而是为了见证花开书院的诞生。在人群看来,花开书院的诞生,或许是推动历史甚至改变花开国的一刻。

    “陈生,走了这么多天也累了吧,正好皇城大门还没有到开启的时候,先坐下来吃点东西吧。”孙平环顾左右,随即将马车停在了一间酒楼旁边。

    段屏和段芸一块下了马车,四人一起步入酒楼当中,酒楼的一楼是空置的,中间摆放着一些草木植株,呈环形置放在那,而中间部分的上层同样是空的,抬起头,就可以看到在酒楼的二楼、栅栏旁边有许多人坐在那饮茶品酒。

    沿着檀木楼梯,四人走上了酒楼二人,因为人多的缘故,此刻的这家酒楼也爆满,不过让孙平微有些诧异的是,这酒楼的人虽然很多,但却非常的安静,没有半点嘈杂,甚至还偶尔能听到悠扬的古琴之音。

    “静心酒楼,果然名不虚传。”孙平低语一声,这静心酒楼虽然算不上豪华,但却干净整洁,布置得很雅致,让人有眼前一亮的感觉,尤其是再配上这种品酒的安静氛围和古曲的衬托,更显得多了几分高雅之气。

    “孙平大哥,正好还有最后一桌位置,我们来的可真巧。”段屏指着一处靠窗的位置,笑着说道,四人一起落坐。

    “几位需要什么吗?”四人刚坐下就有人上前来招待,含笑说道。

    “来两壶酒、一壶茶,要最好的,另外再随意上几个特色菜。”孙平随意道,来到这个世界还没有好好品尝过茶酒,今日有机会,便满足一下口服,看看是何滋味。

    “好的,几位稍等。”小二应了一声,笑着走开来。孙平坐在位置上,倾听者酒楼中人的谈话,虽然他们的声音都压得很低,但筑基境修为的人依旧是能够轻易听到的,毕竟也不是什么秘密的话,人群也不至于附耳轻言。

    孙平发现,几乎所有人的谈

    (本章未完,请翻页)

    话,都是围绕着一个话题,花开书院,当然,偶尔孙平也能听到几句太子、二皇子以及麒麟书院的字眼。

    酒饭入肚,交谈甚欢,到了分别的时刻二人,要去准备书院考核了,而段屏要去二皇子那里报道。

    还有半年就是书院招生的时间了,这半年孙平二人要在这外城提升一番。

    孙平带着陈生去妙丹坊购置了一些炼体散,泡在浴池里使其身体吸收,可以大大增加体质还有骨骼硬度。孙平还购买了一些丹药科普书籍,还有黄级上品道法。他现在的道法太过于落后了,都是村长爷爷从南今城带回村子的。

    这些日子,孙平一直练习炼体功法《枯木生机决》,炼体散买了许多足够他和陈生使用,如今他一拳打在铁木上可以留下七寸深的拳窝,拳窝直没到半个小臂,这份力量已经不下一千五百斤。

    不过,《枯木生机决》中描述的练力如丝的境界他却没有达到,所谓练力如丝是指对力道的掌控,《混沌罡斗经》练力大成者,可以一拳打在铁木上,铁木表面无损,内部的木质却可以被打成棉絮,这种练力如丝的境界,孙平一直没有摸到门槛。

    就这样转眼四个月过去,道法还有炼体功法都已经饱和,最后的时间二人需要的就是提升修为,孙平去妙丹坊购置一些提升修为的丹药,他现在可是不差钱的主,前些日子从那些装作马贼的军人身上搜刮了不少物资和黄金。筑基丹显然满足不了他了,他需要更高级的丹药,而森鹿丹尤为适合现在二人的需求。森鹿丹是用灵兽花森灵鹿的内丹炼制,效果是筑基丹的十倍。

    此时,月上树梢,孙平开始服用第一颗森鹿丹。

    孙平准备了一个大木桶,里面放了炼体散,脱掉衣服跳了进去,而后孙平服下丹药,丹药入口即化,变成一道热流流入到孙平的体内。

    默默运转丹田,三个大周天后药力被尽数吸收,加上炼体散的刺激,修为水到渠成的突破到了筑基五重,这远远不够,筑基五重小成、筑基五重大成、筑基五重大圆满,只差临门一脚便要突破。

    孙平一咬牙,一不做二不休,又是一颗森鹿丹入口,丹田运转。

    “咚!”

    只见因为孙平突破水桶都被震碎,陈生闻声迅速跑来,只见此景迅速关门。

    孙平感知自己的身体,突然发觉,《小天子不乱天下》显然已经大成,这可真是意外之喜。

    现在的孙平放在一百八十城中的中上游城也是第一天骄的级别,但是放在十大王牌城可能还不是最强,更何况在者之上还有花开帝都。

    只有到了筑基大成才可有争夺考核前三之力。

    又是五颗森鹿丹,一口吞下。默默运转《君名长生功》,药力吸收速度快了三倍不止,只见修为急速攀升。

    “咚、咚、咚!”

    房子都有些震动!

    “楼上的,这是客栈!大晚上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楼下有人郁闷到,这大晚上的也不让人安静会。

    孙平郁闷,谁能知道这突破的响动如此之大。

    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最后的时间就是要巩固修为,准备花开书院考核了。

    (本章完)